子.嬅

即此羡闲逸 怅然吟式微
写手@澄羡hiahiahia
Lolita.Light of my life.Fire of my loins.My sin.My soul.
You cannot talk with me.
Because I’m a flower you can never pick.
亚,洲,鸽,王

我要怎么办•关于隐退期的决定

我想,我会停止一段时间的产出
有时间会磕一磕
我还不想因为自身原因拉低圈子质量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明明语文是全班第三,数学全班第四,英语全班第二,地理政治都是第一

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夸一夸我

总是说我不够好,还不够

甚至在我自己已经很伤心的时候把我骂的一边哭一边打自己

我还要怎么办

我每天半夜刷题300多道,熬夜熬到凌晨一两点,早上六点还要起床

去学校小卖部买很多咖啡告诉自己不能困然后灌下去

来例假了上吐下泻

吐完还要接着听课做笔记

同学都觉得我成绩很好了不愿意和我讨论共同话题

从二年级撑起“学霸”的身份开始就没有人理解我

“你成绩都那么好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嘛你。”

从小就熟练地学会戴着快乐阳光活泼开朗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面具来伪装自己

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心里真正是怎么想的

久而久之自己没有了主见

自己也开始否定自己

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没有存在的意义

我没有时间做那些同龄的女孩子喜欢做的事情

我不会打扮,不会打游戏,现在连磕cp码字都要提心吊胆缩短时间

也不能分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别人不在的时候就自己想自己是个坏孩子

想得连自己都已经完全相信

不敢告诉别人,反正也没人会听

听了也只会说我没有用心学习整天想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我好像被自己困住了

我现在又累又没用

我救不了自己

我要怎么办

有什么东西在缠着我,我整个人随时都想发脾气,又想哭

却什么也做不了,只好打自己清醒清醒

有人能救救我吗

我快要想不开了

我好害怕
我准备暂时隐退了,三次元太伤我的心
也许以后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了
暂时不会再有产出,我很好,不用费心
等我解决了自己再说吧
占tag致歉!!!!!!!!!!!!!!!!!!!对不起!!!!!

觉得我神经也没关系,忽略掉就是,我知道我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对不起打扰大家的心情。

那个,我是不是有点问题。
再次对不起,如果碍眼的话告诉我,我会删掉的。

叫我大熊猫。。。肝题好累

来啦来啦

颖希Ouo:

【澄羡生贺双日活动24h一宣招募】

活动时间为10月31日和11月5日

cp为澄羡only

活动分为整点组和彩蛋组

【整点组】分别在双日指定同一时间更新两份生贺
【彩蛋组】在单日或双日任意时间进行更新

主招募文手和画手,如有其他种类生贺作品的劳斯请私信我。

活动🐧群 734162036

活动tag澄羡双日生贺24h

欢迎各位一起为他们献上温暖的生日祝福❤️

【澄羡·七夕贺文24h】/23:00 玉狐缘


小伙伴们我来啦!培训班终于结束了……

隐居山神澄x灵狐羡(梗应该会有借鉴…是个旧梗嘛…也不知道会借鉴到哪位太太的,见谅啦。)

新手来与太太们显卑微了!

短小警告!!!bug &私设略多,见谅。

渣文,有空再修一下,欢迎指正!

一一一一一一一以下正文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山很老啦。老到……老到你永远数不清的年头。

                                                         --题记

       江澄是个山神,或者说,小山神。

       他还很年轻,虽然脾气不大好,但是长得是真的真的很好看。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吧。

       他在这月归山上坐了蛮久的镇了,周围地区也一直以来都是风调雨顺,村民们也会给他供着些香火,盖上些土庙,以示感谢。

       但这月归山上却是无甚生灵,只是数不清的绿荫,因而这一片少有猎人。江澄成天自己待着,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有人来陪我玩吗……

       他想。

       山神常居于深山老林的木屋之中,左右也不过是两名神侍相伴。奈何这两名神侍也是林中木所化,加之并无生灵以阳气相滋养,整天木木的不说话,也就做做饭什么的,成天只能吃素。有了这两名神侍,小山神反而更觉无聊,也养就了一身傲娇脾气,却是没处撒去,郁闷更甚。

       小山神可无聊了,心想反正也不会有人上山,那便下山逛逛好了。他换了身普通衣服,抛开两名神侍,沿小路往山下走。还未出山门,他便眼见着林子里有什么在发亮,忽明忽暗。

       兴许又是人类什么玩意儿吧,反光镜什么的。

       但不太对,那团光一点也不刺眼,是温润的,轻柔的,细腻的,䑃胧的。比起反射的天光,倒更像是……灵光。

       怎么会有灵光?山上又没什么生灵,更别说灵兽了。江澄有些疑惑,缓缓迈步往前走去,还举起佩剑三毒防御前方。

       他走到光晕前方,收起了三毒。

       那是一只赤狐,一只灵狐。周身被温润的暗红灵光所包围,盍着一双眼,身形优美修长,却有一道不明显的深长伤口隐于光滑发亮的皮毛之下,微微渗血。

       应是在天上被人伤了扔下来的。

       江澄试探一下,还有鼻息,便轻轻捧起灵狐的身子,慢慢地回到了山林里的木屋。

       小山神也是有灵力的,而且还挺强。江澄唤着两名神侍进里屋往药箱里找了些灵药,雪莲、人参什么的,放在一只小竹箱里,又采了些山泉水灌进去。接着又往水里滴了一滴自己灵脉里的血,加之以灵力温烘,使得整箱水浮出淡紫色的荧光。

       他洗了洗灵狐的伤口,剪下它被血粘在伤口上的狐毛,便小心翼翼地将灵狐整只放入那药水,让它浸没在其中。

       水很清,灵狐身上每一根光滑发亮的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但灵狐仍闭着眼睛,安静而美丽。

       小山神看了它好久。

       然后,给它起了个名字……

       朱朱。

       嗯,既然是红色的,那就叫朱朱。

       那一天,江澄如是说。

       小山神把灵狐放进了自己的房间,天天醒了先看它,睡前先看它,没事儿看看它,时不时对它喊两声“朱朱”。

       结果一个清晨,在小山神的凝视下,“朱朱”睁开了眼睛。它的眼尾很长,眼睛像蒙了一层雾水,又迷蒙又深遂,像是能把人吸进去。赤色的毛轻轻地在水中飘动,狐耳灵敏地抖了抖。是只很漂亮的公狐狸。

       小山神看呆了。

       随即开心起来:“终于有人陪我玩了!啊不,有狐。”

       他把灵狐从药水中抱出来,用灵力烘干了它的毛,把它搂在怀里。

       灵狐貌似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感谢似地伸出薄薄的红舌头,舔了两下江澄的手。舌头很软,舔得小山神的手指湿漉漉的,痒痒的。江澄从此更喜欢它了,还给它做了个竹编窝,铺了又暖又软的鸟翎羽垫子。灵狐睡得挺舒服,眯缝着眼,耳朵都折下来了。只不过,夜里,它还是喜欢悄悄钻到江澄的被窝里睡,拱得江澄怀里温热软和,舒服得很。江澄索性也随它了,窝就摆在那床边,它想睡哪儿睡哪儿。 

       小山神可高兴有狐陪他了。这灵狐伤好了之后,动作快得很。一天到晚到处跑,一会上树,一会儿上屋顶,精力无比充沛。小山神也乐得看它跑,两名木头神侍在山上有了灵气蕴养后,也活沷了许多,时不时还会搭江澄的话儿了。这灵狐,竟是让整座山神小屋活了起来。

      过了没多久,江澄拿到天间的许可可以到人间走走了,就天天带着灵狐下山去集市玩儿,灵狐就盘在他脖子上,也很方便。

       江澄带着灵狐逛街市,总是喜欢买一枝苹果糖。江澄先舔一口,再给灵狐舔一口,看着灵狐嘴边的毛沾上了晶莹剔透的糖浆,然后灵狐便会舔舔他的脸,把他舔得笑了。

       吃饭也总带着它。他让灵狐蹲坐在他腿上,有了或香的或辣的便给它尝几口。然后他发现,灵狐喜欢辣,越辣越好。他便在许多菜品中嘱咐放上双倍辣子,虽然自己并没有灵狐能吃辣,但江澄看着灵狐吃,他就开心。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即使灵狐闯了祸,将山上弄得一团乱,江澄也只是假装不理它,心里却早已原谅了它,没过多久便又好了。

       小山神和灵狐一起生活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

       灵狐长大了,身形更为纤长,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倒映出春天般的美好与夏天般的迷蒙。胸前和尾尖的毛更显赤红,额上还有了一枚象征灵力强盛的曼珠沙华印记。与江澄外出时,则会面上摆出一派冷峻。狐眼细长,眉宇间倒透出一股不凡的英气来。见之者皆称:“好个有灵性的狐狸!”它也不理旁人,只单单转过头去,实则心头得意得紧,希望江澄能夸它一两声,江澄却并不睬它。

       小山神也长大了。圆眼变成了杏眼,只有那双包含了别样温柔的蓝紫眸没有变。他束上发冠,在灵力鼎盛时炼化了自己的灵器:紫电。一根电光流转的长鞭,衬得他的气质很是冷傲,思想也渐渐成熟,不再稚嫩如儿时了。

       那日睡前,江澄照常让灵狐睡在他枕边,便去入睡了。不想早晨起来时,自己身边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

       “你你你你你……”江澄慌乱地一下从床上弹起,披着中衣抓起紫电就指向那少年。

       “?”少年揉揉眼睛,不明所以地望着江澄。

       “你是谁!在我床上干什么!”江澄迅疾问道。

       “……我天天跟你睡一块儿你问我是谁?!”少年语气微嗔。

       “……朱朱?”江澄这才注意到少年额上的鲜红色印记。

       “诶,我忍这个名字很久了啊!我有名字的,叫魏婴,字无羡。”魏婴不服气道。

       江澄呆立在旁边盯着魏婴,没有动。

       “哎呀,灵力满了嘛,化人形咯。”魏婴解释着,就习惯性要上来蹭江澄,却被江澄一把推开了。想看看江澄的脸,他却别扭地偏过头,脖子都红了。魏婴这才明白。

        “哦哦对了,你有多的衣服吗?我刚化成人,一下子把这茬儿忘了。”他抓抓篷松的头发,问江澄。

       “……有,那边柜子里第二格。”江澄还是不转头。直至魏婴挑了套合适的套上为止。

       “诶江澄,我能换个颜色穿吗?黑红?嗯?”江澄一挥手,衣服便成了黑底红边的。魏婴穿着新衣服蹦哒蹦哒,可开心了,乌黑的长马尾跟着蜂腰一甩一甩,江澄又开始盯着他看了。

       日子久了,江澄也终于接受了自己养的灵狐可以变成人的事实,日常也就和谐了。

       只是在出门的时候--

       “抱着我嘛!你以前都喜欢抱我的。”

       “……变回去,盘我脖子上。”

       “不嘛!”

       “……快点,不然不带你了。”

       魏婴撇了撇嘴,在江澄耳边软软地说道:

       “那亲一个,亲一个我就变回去。”

       热气打在鬓边,带着好闻的药味。江澄觉得自己要化掉了,只好在魏婴脑门儿上啵了一下。这下,魏婴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哈哈,变回狐身,盘在江澄脖子上。

       就这么过着日子,久而久之也生了些别的情愫。

       比如,起床之后江澄会亲自给魏婴束发。

       “呜啊--”魏婴又是一头不羁地起了床。

       “把头发扎了。”江澄早换好了衣服,盯着魏婴。

       魏婴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好拿起挂在床头的红发带,往头发上胡乱拴了一下。江澄一脸的不忍直视,微微翻了个白眼,道:

       “啧,真是的,我来。”

       语气虽然不耐,手上动作却是极其轻柔,小心翼翼。系好发带,鬼使神差地,江澄抬起魏婴的发尾,轻轻地吻了一下,像一片羽毛落下一般轻,魏婴根本感觉不到。

       “好了吗?”魏婴感觉身后没了什么动静,问道。

       “行了行了。”江澄尽力做出不耐烦的样子,却悄悄偏过头,不让人瞧见自己开始发红的耳根。

       比如,江澄默许了让魏婴睡他旁边。

       其实江澄是让神侍用山木给魏婴做了一张软床的。而魏婴,也只是名义上睡那里而已。

       晚上的时候,魏婴会先对江澄软磨硬泡一阵子,企图正大光明地赢得跟江澄睡同一张床的机会。但江澄却不如他愿,总会十分坚定地回一句“不行。”

       魏婴只好装作怏怏地回了自己的小木床躺下。

       “澄澄我睡不着……”

       “……数羊。”

       “不嘛,我要跟你睡。”

       “不行。”江澄翻个身,背对魏婴。

       “哼。”魏婴佯装生气地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如同洋娃娃一般精致漂亮。

       事实是,半夜,魏婴以为江澄睡着了,便轻轻悄悄地走到江澄床边,再一下子钻进江澄的被窝,才心满意足地搂着江澄的一条手臂闭上眼睛。

       而江澄也只是装睡罢了。他知道魏婴半夜会过来,便早挪出了地方,还把手臂放在一边。明明有神力,却不肯用神力将魏婴挪回他自己的床上。只是任由魏婴过来挤他的床,嘴角还总带了一丝好看的笑意。

       两名旁观者:夜里守房的神侍表现自己早已看穿一切。

       这种温暖的情愫终于在一晚洗澡时烧了起来。

       那晚上,江澄带着魏婴去浴室洗澡,并命令他变化回狐形。魏婴瘪瘪嘴,反常地没有抗议,化为了狐形。

       浴室里升腾着温暖湿润的雾气,地面摆着一桶早打好的温热洗澡水。魏婴被江澄一只手轻轻托着放进温水里,满足地眯起了眼睛。江澄见此,轻轻弹了一下魏婴的脑门儿。魏婴不满地睁开了眼睛。

       那可真是一双惑人心神的眼睛。恣意潇洒里带着的傲娇的小样子对江澄有一种别样的诱惑力,光是对视,江澄都觉得自己要陷进去。

       魏婴见江澄这副样子,忽然轻笑了一声。

       下一秒,灵狐不见了。江澄面前是一个桃花眼微眯的赤裸少年。

       少年的身体很白嫩,有了浴室水珠的加成更是水光淋淋,在木板屋顶下白得发亮,泛着淡淡的粉色,如同一只熟透了的蜜桃。漫天湿闷的水蒸气让少年的躯体若隐若现,也让江澄头脑发热发晕。他缓缓地站起来,扶住一旁梳洗用的石台,注视着眼前微微模糊的魏婴。

       有什么东西,凉凉的,却温软地贴上了他的嘴唇,严丝合缝。

       是魏婴的唇瓣。

       江澄愣了一下,随即搂住身前湿淋淋的少年,纠缠起来,疯狂地攻略着城池。

       春夜的月影下,两个暧昧的影子在山上互诉衷肠。

       “江澄,我爱你。”魏婴口齿不清地用轻软的声音在江澄耳边表白,热气全打在江澄耳廓边,从脖子根痒到心里。

       “我也一样。”江澄轻轻咬了咬魏婴的耳垂,“魏婴,我爱你。”

       但魏婴没有告诉江澄一件事情。

       他原本是天上的狐仙一族,由于首领叛变企图控制整个天间被发现,狐仙便要被灭族,永绝后患。而魏婴却在被伤了之后,被母亲藏色含泪推了下去。

       “孩子,留在天上也只能是死……下去能不能活着,看你自己了!”

       应该来说,他现在是天间的通缉犯,一但狐仙的身份被发现,他必死无疑。

       魏婴的眼睫颤了颤。

       但他偏偏在这种情况下爱上了江澄。不可抑制地,不可避免地。爱得深沉长久,爱得死去活来。

       这他妈算什么……算什么啊……

       魏婴明白自己即使在人间,也躲不了天上的追兵多久。所以他一定要尽力多陪陪阿澄,他属于阿澄,他的阿澄。

       一切在那满室旑旎的一夜后改变得那么突然。

       他喜欢在江澄起床的时候搂住他的腰,磨蹭着嘟哝一句:“澄澄你起得好早……”嗓音因昨夜在江澄身下的放纵而带着些疲软的沙哑。喜欢看江澄眼神一暗后红了脖子根,一把推开自己穿上衣服再把自己揪起床。

       “快点,滚起来。”喜欢江澄装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喜欢他在说这种话时眼底只属于他的别样的温柔。

       他喜欢在江澄偶尔自己做饭时突然抱着他说:“阿澄,我爱你。”喜欢把下巴放在他肩头,看着他熟练地放着自己最喜欢的辣椒,然后把脸伸过去索要一个吻,然后继续被自己老攻一把推开。

       “知道了知道了,做饭呢,一边儿去。”喜欢看江澄往旁边努努嘴让他去饭桌上等着。

       这家伙居然哪里都这么该死的讨人喜欢。

       他的江澄,他的阿澄,他把自己交给了这个小山神,从头到尾,从身到心。

       那一天却还是这么来了。

       魏婴不同以往,早早起了床。也没有如以往那般缠着江澄耍赖了,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听着有些凌厉得过了头的风声,安静得有些不寻常。

       江澄刚醒,晕乎乎地却瞧见魏婴起得竟比他早,不由得奇怪。这时,魏婴忽然转回身,又看向江澄。

       “……你……?”江澄想问,却不知道该问什么。

       “没什么。”魏婴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俏皮微笑,只是嘴角抽搐,显得有些牵强,面色也苍白了些许。

       江澄见他如此,自然晓得他不想说这件事,也就没有再问,反正问了他也不会说。

       只是在他换好衣服下山办事要带上魏婴时,从来一次不落都要去的魏婴却拒绝了他。江澄看着他越来越空洞的神色,拧着眉头自己下山了。

       到了山下,却满脑子都是魏婴早上那个苍白的笑容。

       他看出了他的无能为力,凄凉和……

       ……歉意……?

       为什么?

       他不知道,但事情总要办,只好径自走向指定地点。

       山上屋里的魏婴望着天外逐渐密布的阴云,笑得很难看。

       他昨天就有了预感,便缠着江澄要了更多。但江澄不知道,这件事与他无关,他也不应该知道。

       阿澄…… 我要走啦。

       天兵天将已经展开缚仙网在山周围等着了,而江澄在山下办事。

       “你们此行,便一定是要来抓到我吗?”魏婴带着戏谑笑着,眼间依然是那一尾红。

       “狐仙一族企图谋权篡位,野心过大,必定要灭族,一个也留不得!”一名天将喝道。

       魏婴忽然跪坐在地上,墨发和松下的黑红外袍衣带绕在一起,正像他和江澄那些数不清的线,一条条,理不顺,解不开。

       他开始笑,很畅快,很讽刺,很大声。笑着笑着,一滴冰冷的东西顺着绯色眼尾滑下,再也没有下一滴。天兵天将全都不敢动,怕这个底细不清的狐仙突然发疯。

       江澄却感到脑海一阵剧痛,强烈得像要烧开他的大脑。他一把把交易的东西拍在茶几上,转身就走。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往自己觉得自己该去的地方走,走得很急,把交易方吓了一跳。对方在他背后叫他回来,但是他听不见,也不想听见。

       什么都淡了。风,云,天光,还有他脑海里的那张脸。那是谁来着?笑得那么开心。但是他想不起来,隐隐约约感到自己还在往前走,想慢下来,又好像不行。

       好像……妈的,哪里来那么多好像。

       一抬头,到山门了,自己还在走。

       魏婴再也没有笑了,一脸的肃然决绝。谁也不知道,那么明媚的一双桃花眼,究竟是怎么成了一把利剑,像是要剜下所有人的心。

       每一个刚想向他靠近的天兵天将再一次怔住了,没有人敢动。

       山周作屏障的清气忽然浊了。先是一缕一缕,再铺展开来,最后竟成了紫黑色。

       但是江澄没有时间回头。

       木板制的屋子里,缚仙网终于铺天盖地地罩了下来。

       魏婴苦笑了一下,没有挣扎。

       他有什么错,不就是错在是个狐仙吗。

       但是不是狐仙的话,也就遇不到阿澄了吧。

       不甘还是平息了。

       他安然地闭上眼睛,等着被拖回天间等死,但是屋子的木板门,又开了,有人进来。

       是天间下来催的人吧。该死……脚步声怎么那么熟悉。

       “魏婴!”江澄开始大喘气,好歹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景。他一步上去,就要把缚仙网扯下来,却被围了一圈的神官推开,险些跌在地上。

       魏婴睁开了眼睛。是他的阿澄啊。为何……那么熟悉。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了那么一星希望,转瞬却又熄灭了。他们都是天将啊,江澄这个山神怎么可能匹敌那么多与他不相上下的对手。到头来,自己还不是要走。

       他没有开口。江澄再一次掀网失败,直接和他们打了起来。最后,他觉得他还是轻飘飘往上去了,耳边还有江澄攻击上方灵力冲击与缚仙网相撞的声音。

       双眼闭上又睁开。

       “阿澄……

       等我回来。”

       明明知道再也回不来了啊。

       屋里的江澄终于落下了生平第一滴倔强的泪水,但是他面无表情。

       明明一直很好,明明没有什么事,明明……明明个屁。他妈的。

       你不是说等你回来吗,好,你要是敢说话不算话,我就……妈的,哪来那么多我就。

       山上的太阳落了,只有江澄一个人在等那个似乎生来就不该出现的人。

       谁又负了谁,谁又缚了谁?

       ……一个不愿说,一个不愿听,又有谁去在乎。

       江澄还望着外面。太阳真的落了,跟一切一样,彻头彻尾地落了,彻头彻尾到不真实,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天晚了,映着无可奈何的血红。他们放过彼此的时间,也丢了自己的时间。什么都是你的,又什么都不是你的。

       灰飞烟灭。

       这山很老啦。老到……老到你永远数不清的年头。


 e-n-d


大爷的,本来想写糖又写成了刀。只希望不要骂我就好了。

要上初一了,早培和奥数弄得我好累。

靠每天一听肥宅快乐水续命。

嗷嗷嗷嗷嗷!

上啊姐妹们!(新手在线卑微)

鸽子乂爻:

来康康呀!

颖希Ouo:



澄羡七夕24时终宣【8月7日】


莲意盛三分红尘

花灯行何人陈情

一伤情不说竹马成双

梦往昔,却还是少年豪杰

再来杯人间清欢

续几味过往悲喜

前尘苦短鹊桥星舟同

缘未尽,从头到尾,与你之子于归。
                                              
                                             ——题记

人员名单&时间

0:00何事秋风悲画扇  @何事秋风悲画扇 

1:00公子乂爻 @鸽子乂爻 

2:00与呆墨客 @与呆墨客 

3:00别事清欢 @别事清欢 

4:00ROL @ROL 

5:00颖希 @颖希Ouo 

6:00秋宝 @秋宝 

7:00煮茗 @小煮茗 

8:00紫贝壳 @魔中贝壳鬼 

9:00岂曰无衣 @岂曰无衣 

10:00哈尼 @哈尼lucifer 

11:00欲晚 @欲晚 

12:00玄冬万景 @玄冬万景(没有弃坑!) 

13:00孤舟济北 @§孤舟济北|一往情深 

14:00三個字

15:00柳伥 @柳长长长长长长长 

16:00nokiko  @插旗王nokiko 

17:00羡归鸿 @羡归鸿(催更打钱) 

18:00 舟行蓑衣客 @舟行蓑衣客 

19:00浮光曦景 @浮光曦景 

20:00浮生半盏 @浮生半盏🍵 

21:00流水的过去,刻骨铭心的双杰 @刻骨铭心的过去,铁打的双杰 

22:00眷蕴含 @眷蕴含 

23:00子嬅 @子.嬅 

活动tag 澄羡七夕24h

海报staff

底图 秋宝 @秋宝 

题记 哈尼 @哈尼lucifer 

设计 颖希 @颖希Ouo 

【澄羡】琼楼遗影

失踪人口回归,呼。

可能撞梗,撞题目,实在怕了,见谅哈。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一个诡异的故事,写得不咋地,也见谅。架空式结构。短!小!警!告!!!

鬼知道什么时间段,表问我。

一一一一一一以下正文一一一一一一

       “愿满之时,吾将离此。”

                                                         --题记

       江澄掌管下的云梦已经太平很久了。每天都是风平浪静,虽然宗主事务还是很繁忙,但通常也是清闲的。

       结果吧,上天可能觉得他太闲了,就给他派了点儿任务。昨天晚上就有人给他上报,说一座废弃的青楼里有人影,还隐隐有说话的声音,吓得人家不敢拆楼,也睡不好觉。

       “嗯?”江澄挑起半边眉毛,打算今晚就去看看。他从来不信有什么鬼,一切都是靠人自己。

       这晚的月亮不圆。明明照在碧色的莲塘间,却微微反射出红光,显得美丽又妖异。青楼华贵的装饰已经斑驳剥落,废旧的外墙上挂着的黑色大牌匾稍显出“烟雨阁”三个掉漆的大字。灯都是黑的,只是最顶层一间最大的楼阁的灯还亮着,闪烁着柔软的金光。

       江澄身后的侍卫心里有点发虚,却不敢表现出来。江澄又端详了一会儿青楼,便带着侍卫上楼去了。

       这老楼年久失修,踏上木台阶都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江澄不出声,只是皱了皱眉。那么多风浪过后,谁又会怕这些?

       到了顶层门前 ,江澄安排侍卫在门口守着,自己推门进了房间。

       房内倒是金碧辉煌。镶金框的铜镜,金线绣凤的朱红纱帐,古色古香的汉白玉桌板,以及一张……雕花绒垫的大床。初看是富贵人家,细瞧是烟花之地。

       应是个花魁的房间,还是个红极一时的花魁。

       江澄在里面兜兜转转,忽地听见一座屏风里传来一阵歌声——

       “少时如昔,无知如今。愿满之时,吾将离此。”

       声音婉转空灵,却带了点男子的喑哑,而且唱的是从未听过的曲调。江澄想走到屏风近处去看看,却在半路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疼痛,一些他自己都不记得的片段涌进了脑海中。里面除了他,还有另一个人,一个他也没什么印象的人。江澄按了按太阳穴,到屏风前开口问道:

       “谁?”

       “你来了啊。”那个声音似笑非笑,却淬着彻骨的寒,让江澄感到一阵憷。

       江澄没有应答。那声音便又说:

       “可是来找我的,小江宗主?”

       “你怎么知道?”江澄有些生疑。

       “我在这旧楼台之上等着,可不就是等着宗主来的吗。”屏风后的人轻笑一声,仍用微沙的嗓音应江澄。接着,忽地转身轻悄悄地由屏风后出来,才叫江澄看清了他。

       江澄按紧了手里的三毒。

       对面传来一声嗤笑:“宗主何必如此防备?”

       江澄抿了嘴,不答。

       只见那人一身华服,黑色绸布的衬里勾勒出细腰长腿,暗红的罩袍上用金线绣出美丽繁杂的花纹,在古色古香的房内分外显眼。乌发散落,面生桃花,胭脂水粉的淡香布满了屋子,正笑吟吟地望着他。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凄然。江澄盯住他这诡异的神色,半晌无声。

       嘶……好像有些熟悉。

       但我又怎么会认识青楼的人?

       江澄闭了闭眼,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驱逐出去,用不掺任何情绪的杏眸继续看着眼前的人。此人虽着女子的衣物饰品,身在青楼,却是个——男子。

       一个男花魁。

       但其样貌的确俊美,微红上扬的眼尾带了几分女气,恐怕江澄也要慨叹一番,如果不是不知道此“人”究竟是什么“东西”的话。

       像极了人,而且尚有金丹修为。但周身遍布死气,又不像活人,腹腔内有气,却是一口浊气。

       ……从没见过这种……东西。江澄想。

       于是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你是什么?”

       问后才觉失礼。那人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温声回:

       “我生命的遗影,你掩藏的记忆。”

       “阿澄,还记得我吗?”他笑着问,眼里似乎有什么在闪烁。

       江澄没有回答,他只觉得头疼,不由得拧起了眉。一幕幕从他脑海里浮现,依然关于那个人,依然没有任何哪怕一点印象。

       该死,又是这种感觉。

       那人在向他靠近。

       他六岁被捡回江家,十岁开始喜欢江澄,十五岁好不容易和江澄偷偷地在一起,却被江氏的族人以大逆不道之名挨了三十下紫电,卖进了青楼。而江澄,则直接被用禁术抹去了一切关于他的记忆,再也不认得他了。他受尽苦痛凌辱,折磨玷污,因着一副皮囊坐上花魁的位置,在二十八岁时离了人世,三十道紫电留下三十道印记,青楼却即将拆除,无人为他收尸。

       江澄到底是不认得他了。

       他抬起头,嘴唇贴上了嘴唇。一滴眼泪滚落下来,滴在江澄手上,滑到紫电中,消失了。不是滚烫的,是冰凉的。

       这是他第三次落泪。

       第一次是小时江澄一场大病,他急得掉眼泪。

       第二次是江澄被抹去记忆后与他偶遇,他与江澄打招呼,江澄却只皱眉看他。他笑着说,对不起啊,认错人啦。转过身,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江澄想起了更多事情,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一点一点,连成线。

       他还知道他爱过他。他还想起了他的名字:魏婴。他抿抿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魏婴也没说话,只是绽开一个泪光莹莹的微笑。

       他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动了一下,缓缓说道:

       “魏婴……?”

       刹那间,魏婴周身散发异样的光芒。仿佛远远地传来一声轻笑,他化作一缕紫黑的浊气消散了,只留下原地几滴微黑的血点子。

       愿满之时,吾将离此。

       江澄的眼睛突然模糊了。金碧辉煌忽然只剩下了破败和荒芜,只有几盏幽幽的灯。

       长明灯。

       他的遗愿原来只是想要他叫一声他的名字。腥咸的水珠和腥红的血珠交融,转为一根紫红的羽毛。江澄想拿起它时,它却也消逝了。

       随他的记忆一起消逝了。

       不是冰凉的,是滚热的。

       这是魏婴最后的满足,也是他最后的礼物。

       从来陌路,从此陌路。

 END

想写糖来着(?)半路转刀

@……忍不住吐槽一下,cos其实挺好看的。

毕业啦……什么时候能再见呢?

好好的吧,先拜拜啦。

小区里的野猫生的小喵喵,才几天大,被妈妈抛弃了,来咱家住几天

母亲节特别篇【深夜现肝】

啊我好困……算了母亲节还是肝一肝

极度短小,表嫌弃,母亲节限定

正文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五月份了呢。夏天又快到了,小小的江澄又在莲花坞的厨房里不知忙活些什么。

       “阿澄你看,糖这么捻一点儿…够啦!”

       “阿姐阿姐,要不要再多点水啊?”

       “嗯……再加一瓢吧。”

       厨房里传来江厌离温和的声音与小江澄带着稚气的询问。良久,江澄捧着一碗绿豆汤兴冲冲走向了校场前的凉亭。

       虞夫人正在那儿监督江氏子弟训练,漂亮凌厉的眉眼间透露着严格。

       “阿娘,”江澄小跑着把绿豆汤放在虞夫人手边的案上,“喝点绿豆汤吧。”稚气未脱的杏眼流露出期待的神情。

       虞夫人却并没有对他有什么表示,只是说了一句:

       “好好去训练!一天到晚整这些有的没的,浪费时间。”

       “唔。”小江澄一点头,回房练武去了。

       虞夫人却看着小江澄的背影,眉宇间表现出少有的温情,在心底道了一句:

       --“好孩子。”

End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啊好累

母亲节限定!天下妈妈节日快乐!

愿虞夫人也幸福!